bob体育首页-海外网评:新年除尘,从学术反腐开始

bob体育首页-海外网评:新年除尘,从学术反腐开始

继“不知知网”翟天临之后,近日一篇系统论述“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”的“论文”再次刷新网友三观。

这篇名为《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》的论文从结构上来看“非常学术”,文章分为《集成思想的领悟之道》与《理论框架与集成实践》上下两篇,洋洋洒洒数万字,篇幅长达35页。但其内容却毫无半点科技含量,充斥着对导师及师娘的夸大形容。诸如“精神就像时空一样玄妙而永恒”“高贵的单纯”“肃穆的伟大”“风韵依然高绝,形象更显雍容华贵”等“魔幻”用词,透露出对导师和师娘宗教般的虔诚和热情,已从“人性”上升到“神性”。

除了内容荒诞,更让舆论跌破眼镜的是,这样的内容却能如开挂一般,通过编辑、编委、主编等层层把关,出现在《冰川冻土》这本由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、中国地理学会共同主办的CSCD核心期刊上,甚至受到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(91125019)”的资助。编号“91125019”的“黑河计划”项目预算总经费1.5亿元,其中重点项目资助强度约为200万~300万元。徐中民的“马屁论文”拿到了多少项目资助?在整个项目中,是否还发表过类似“垃圾论文”?目前当事人拒绝回复,但真相必须说清。

争议发生后,作为徐中民的导师、《冰川冻土》期刊主编,同时也是“黑河计划”专家组组长的程国栋院士,以“事先一无所知”,主动申请引咎辞职并向社会道歉的处理方式,希望让事件平息。这样的做法,显然对于事件的严重性和破坏性认识不足。按照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》规定,项目参与者不按照项目计划书开展研究、擅自变更研究内容或者研究计划,会受到警告、追回资助经费等处罚。辞职、道歉之后,还需启动必要的追责程序。

近几年,学术论文抄袭问题让“学术反腐”成为热词;此番“马屁论文”争议则突破了人们对“学术腐败”形式的固有认知。原来“学术腐败”不止抄袭,也包含这种“绝对原创”的垃圾论文。

学术腐败会造成严重的社会不公。当广大研究生和博士生需要通过长期的学术训练和学术积累,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,才有可能在核心期刊上获得展露头角的机会;一些人,却靠着各种学术腐败行径蒙混过关,跨级跃升,并因此获得各种名誉、地位和奖励,这是社会大众和社会法治完全无法接受的。

当这些靠抄袭或拍马屁获得学位的所谓研究人员,进入各大科研机构和相关领域后,不仅会成为我国科学研究体系中的“学术杂质”和“负能量”,也成为社会舆论把教授变“叫兽”,专家变“砖家”的罪魁祸首之一。

事实上,本次事件中“被坑”的程国栋院士在冻土研究领域的确是位“高人”,更是“青藏铁路”修建过程中的重要功臣之一,当得起“德高望重”的形容。但其在专业领域值得尊敬的学术成就和学术地位,并不能成为“马屁论文”此类涉嫌学术腐败问题的“免罪金牌”。即便“心如明镜台”,也许“时时勤拂拭”,否则染上的不只是“尘埃”,甚至可能是影响一生毁誉的“污点”。

中国人过春节有扫屋除尘的老传统。2020年的“大扫除”,不妨就从学术反腐开始。“马屁论文”是个笑话,当如果只把它当成笑话,才是真正的笑话。(文/深海大鱼)

�金牌”。即便“心如明镜台”,也许“时时勤拂拭”,否则染上的不只是“尘埃”,甚至可能是影响一生毁誉的“污点”。

中国人过春节有扫屋除尘的老传统。2020年的“大扫除”,不妨就从学术反腐开始。“马屁论文”是个笑话,当如果只把它当成笑话,才是真正的笑话。(文/深海大鱼)

本文系版权作品,未经授权严禁转载。点击“海外网评”,读懂中国与世界。

责编:孟庆川、毛莉